玄幻小說排行榜完本 > 都市小說 > 農門福女 >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一章 被發現

第二百三十一章 被發現

[玄幻小說排行榜完本wap站:m.7biquge.net]    肖巖正滿懷惆悵呢,所以并沒有發現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徐苗心情沉重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徐苗現在心情十分復雜,肖巖因為就在他們隔壁,所以平時跟他們說話也最多,但是最近不知道咋回事,她總覺得肖巖老是看她大嫂,她總感覺肖巖對她大嫂圖謀不軌一般。不過,這也可能是她的錯覺?

    徐苗撓撓頭發,她忍不住吹了吹前面垂落的發絲,男女之間的感情真麻煩阿,徐苗有些惆悵的想著。

    因為張月娥心情好,每一份羊肉都多放了幾塊,所以很快就賣光了。后面來的沒有買到一陣可惜,可是張月娥已經準備開始收攤了。

    張月娥將東西收拾好,等何羊倌將羊肉給她送來,她便讓徐苗先背著背簍回家,她背起另外一個一直放在她腳下的背簍,那個背簍很大,上面蒙著深藍色的布,讓人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東西。張月娥一把將背簍背起來,將攤子交給肖巖,讓他幫忙看著點,張月娥背著背簍就走了。

    這背簍里放著的正是徐有才昨天送來的銀子,再加上這段時間賣羊肉湯賺的銀子,張月娥給湊了個整,足足有六百兩銀子,張月娥就要背著這六百兩銀子到錢莊去,換成銀票。不然這么多銀子放在家里,藏也不好藏,張月娥有些不安心。

    張月娥也是膽大,這六百兩銀子就這么放在攤子上,她忙的時候周圍都是人,她也不怕丟了。徐有承知道張月娥的打算,也一點也不擔心,一是府城的治安挺好的,很少出現搶劫這類的事情。二是張月娥是誰?按照她自己的說法,她親姥爺可是老天爺,若是真的有人搶到她的頭上了,那倒霉的肯定也是那個搶劫的,絕對不是張月娥。所以徐有承十分的放心,也就是徐苗一個人不知情罷了。

    張月娥背著這一背簍銀子走到錢莊,別看六百兩銀子聽著不重,但是架不住它放在一起體積大啊,徐有才這樣的壯年男人背起來一點事都沒有,可是若是女子背起來就沒有那么容易了。也就是張月娥以前做慣了農活,所以才能將這背簍背起來。

    張月娥背著個背簍走到錢莊,倒是讓錢莊的伙計看了個新鮮,“您這是干啥啊?換銀子還是干啥?”

    那伙計當然好奇了,任誰看到一個穿著入時的婦人,結果卻背著一個少見的背簍走到錢莊里面,都會好奇的吧。

    張月娥放下背簍,長舒一口氣,然后才說,“換銀子,把這些銀子全都換成銀票。”

    那伙計走上前去,掀開蓋在上面的藍布,結果就看到了一個箱子,他也沒當回事,而是笑著說,“夫人您這箱子上面都上著鎖呢。”

    張月娥這才想起來,她一拍腦門,趕緊將鎖打開,一開箱子,那伙計嚇了一跳,這箱子里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的全都是十兩一個的銀元寶!

    “哎喲,這我可做不了主,您稍等,我去叫我們家掌柜的。”那伙計十分抱歉的說。

    “行,我在外面等著你,你快去快回,我還等著回家做飯呢。”張月娥也沒當會事。

    那伙計趕緊退出去,去找掌柜的去了,錢莊的掌柜的這時候還真沒在錢莊,他出去吃早飯去了,沒辦法,他就好那一口,一天不吃就不舒坦。

    那伙計上后面找掌柜的去了,可是這哪找得著啊?掌柜的在外面呢!那伙計沒招了,只能又出來。

    “夫人您要不您再等等?我們掌柜的出門辦事去了,很快就能回來。”那伙計賠笑道。

    其實這點事他也能辦,只不過他剛來這個錢莊沒多久,超過一百兩的銀票,都要掌柜來辦,所以就算他能辦,也沒有辦法啊。

    張月娥理解的點點頭,她也不怕這錢莊是個黑店,無他,這匯通錢莊可不是一個小錢莊,幾乎在全國都有分店,匯通全國不是說著玩的。所以張月娥一點也不擔心這家店是家黑店。

    那伙計趕緊給張月娥倒了一杯茶水,然后恭敬的退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這中間又來了幾個人存銀子換銀子的,但是都是幾兩銀子到幾十兩銀子不等,伙計就給辦了。

    那掌柜的也是心大,不過也不怪他,誰能想到,有人一大早就來存銀子呢?通常這個時候可都是沒什么人的,所以他才敢大搖大擺的去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,然后在溜溜達達的回來。

    那掌柜一邊哼哼著小曲,一邊踏入錢莊,一眼就看見了張月娥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?你怎么在這里?”那掌柜的一臉驚訝的說。

    張月娥聽到有人叫他,一轉頭就看到一個帶著帽子中年男人,“原來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這人她有些眼熟,幾乎每天都來買羊肉湯,那個第一在她這里買一碗羊肉湯,然后在去田大嫂那里,讓田大嫂煮一碗面放到羊肉湯里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您可回來了,這位夫人想要存銀子。”那伙計趕緊從后面趕出來。

    那掌柜的沒當回事,還以為張月娥是想將擺攤賣羊肉湯賺的銅板換成銀子呢,他擺擺手,有些不耐煩的說,“存就存,你還不能辦了?你這耽誤老板娘回去熬羊肉湯,這羊湯熬得時間不夠,味可不足!”

    那伙計見掌柜的沒當回事,只好跟掌柜的解釋,“掌柜的,數額太大,我開不了銀票啊!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這才反應過來,“恩?數額太大?是有多大?”

    不是他小看張月娥,而是張月娥賣著羊肉湯太過佛系,原來還是一天三桶呢,現在倒好,一天就兩桶羊肉湯,他去晚了就什么都沒有了!就像今天,輪到他的時候,就剩下最后兩碗了,他全都給包圓了,喝的直打嗝,所以才這么晚了回來的,不然按照平常的速度,他早就回來了。

    那伙計哪里知道啊,他也就是看了箱子表面,不過他估摸著少說也得有二百兩,因此他就趴在那掌柜的耳朵旁將自己心中的猜測說了出來,那掌柜的一聽,立馬驚訝的睜大了雙眼,原來賣羊肉湯這么賺錢嗎?那可是二百兩啊!

    他到底是錢莊的掌柜的,心算能力了得,立馬就提張月娥算開了,不算不知道,一算嚇一跳。

    那掌柜的一算,那羊肉湯刨除成本,就算每天就算她能賺一兩多銀子,那這一個多月也就五六十兩,這雖然已經非常驚人了,可是怎么算也不可能到二百兩啊!

    “這……老板娘,我這就清點銀子,還請您跟我來。”然后他就將張月娥請到里面的一個房間去了,這里面是專門招待貴客的,像張月娥背著這二百兩銀子,總能在外面數銀子吧?這外面大堂多不安全啊。

    張月娥還是第一次進到這里來,她足夠的坦然,本來就不怕,現在一看掌柜的是熟人,那就更不怕了,那背簍是伙計給背進去的,背的時候他沒有預估好背簍的重量,險些摔倒了,那掌柜的嚇了一跳,皺眉瞪了他一眼,還覺得他毛毛躁躁的,那伙計是有苦說不出,這背簍的重量明顯不對啊!如果里面全都是銀子的話,那可不止二百兩了,兩個二百兩都不止!

    張月娥一進去坐下了,看起來淡定極了,“這里有六百兩,我都存了,給我換成銀票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那掌柜的有還不知道這背簍有多重呢,所以他直接傻眼了,發生了什么?怎么二百兩突然就變成六百兩了?!

    那掌柜有些不信,立馬掀開了藍布,掀開箱子一看,里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銀元寶,全都是十兩一錠的銀子,他一看就知道,這銀子全都是他們匯通錢莊出去的,拿起一個銀子一看,果然在屁股上看到了他們匯通的印記。

    隨后,這掌柜的就想起來張月娥做生意誠信待人,童叟無欺的事情來了,老板娘說這里面有六百兩銀子,這里面估計一錢都不會少!

    不過,他還是得讓人數一下,在過一下稱才行。

    那掌柜給伙計使了一個眼色,那伙計立馬明白,出去又叫了兩個活計過來,外面就留了一個伙計看門。

    他們三個一人數,一人看著,到時候一起報數,剩下一個拿著稱,一錠銀子一錠銀子的過稱。全都數完了,三個伙計一塊報數,全都是六百兩。掌柜的才去給開銀票,一張銀票一百兩,一共六百兩的銀票,張月娥拿到之后,看也不看,直接卷吧卷吧的塞進荷包里。

    走的時候,張月娥對那掌柜的說,“今日我來存銀子的事情,還望掌柜的幫個忙保密,明天掌柜的過來喝湯,我多給你加一份羊肉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連忙點頭,“應該的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眼看著張月娥要走了,那掌柜的憋不住了,還是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,“老板娘留步,那個我就是想問問,老板娘除了賣羊肉湯是不是還做別的生意?怎么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問我哪來的這么多銀子?”

    那掌柜臉色漲紅,他點點頭,又緊跟著搖搖頭,“老板娘您別介意,我無意冒犯,只不過有點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月娥嫣然一笑,根本就沒有覺得掌柜的在冒犯她,她手里的銀子全部都來路清白,她堂堂正正做人,誠信做生意,每一筆銀子都是她辛苦賺來的有什么不好說的?

    “實不相瞞,羊肉湯只不過是我用來打發時間的,我真正的主業其實是個……做豆腐的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一怔,“做豆腐?”

    現在做豆腐的都這么賺錢了么?!

    張月娥點點頭,“清平鎮西施豆腐,整個府城只有狀元樓又賣,掌柜有時間可以去嘗嘗!”說完,張月娥擺擺手,拎著空背簍就走出了錢莊,那樣子要怎么瀟灑就怎么瀟灑!

    掌柜的看著張月娥的背影,忍不住在嘴里念叨,“清平鎮西施豆腐,西施豆腐,哎呀!原來是她!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兩眼冒著精光,他忍不住拍手,他咋就沒想到呢?原來羊肉湯豆腐老板娘就是豆腐西施!

    張月娥回到家之后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這六百兩銀子跟之前的銀票放在一起,塞進那個盒子的暗格里,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,這盒子平時就放在外面,她放放胭脂水粉什么的,除了好看一點以外,一點都不起眼。

    徐有承剛推車回來,就被徐苗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徐有承一頭霧水,“你又想玩什么花樣?是不是沒銀子了?”

    徐苗撅起嘴,覺得她大哥也太過看不起她了吧,怎么她一偷偷摸摸叫他就是沒銀子花了?她現在可是很富的好不好,自己能賺錢了呢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我要是沒銀子我早就跟我大嫂要了,我大嫂說要給我發起工錢呢,我都沒要,讓我大嫂給我存著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有銀子,咱們全家你最富了,你把我到這邊來干什么?有啥事還要背著你大嫂啊?你不是跟你大嫂關系最好了嗎?”徐有承無奈的問道。

    徐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心想,我這是為了誰?她大嫂這么好的女人,她大哥居然一點都不緊張!有人來撬墻角了知不知道?!

    不過肖巖的事情,也全都只是她的猜測,并不確定,她只不過是想給她大哥打個預防針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徐苗抓了抓頭發,相出一個自認為委婉的問法,“大哥,你先跟我說,如果你發現有人想要撬你墻角,你要怎么辦?”

    徐有承臉上的笑容立馬就收了起來,他一臉嚴肅的看著徐苗,“誰要撬我的墻角?”

    他仔細想了一下,直接就縮小了范圍,“是平時的食客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先回答我嘛。”

    徐有承仔細觀察徐苗臉上的表情,便又說,“是一起擺攤的人?”

    徐苗臉色一變,“你還沒回答我呢!”

    徐有承一下子就確認了,“是……肖巖?”

    徐苗一臉震驚的看著徐有承,“大哥你咋知道?!你早就知道了?不對,你知道了你咋不去警告肖巖呢?”

    徐有承深吸一口氣,“我現在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苗一怔,“你詐我!”

    8.。.8.www.agxsw.net阿甘小說網 [記住我們:www.zfmoza.live  玄幻小說排行榜完本  手機版 m.7biquge.net]
大乐透坐标图300期